人文首页
头条轮换
湘西民俗
文史湘西
湘西文产
湘西名作
书法湘西
绘画湘西
诗韵湘西
征文频道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人文频道 > 湘西名作 > 情殇(下)
情殇(下)
http://www.tjxzzs.com 时间:2019-05-13 10:22:26 湘西网

  梁万忠

  本来,他是不打算去给方老太爷做寿材的,他害怕见到四少奶奶那摄魂夺魄的眼神,那可是要人命的。再加上最近两年来听到的关于四少奶奶的一些闲言碎语,说她是石女,三年了连个蛋也生不出一个,他就更怕见四少奶奶了。但看着母亲和几个弟弟因长期饥饿脸上浮现出来的菜色,以及母亲另一只未瞎眼睛里面放射出的坚毅和不屈的光芒,他深深体会到了长兄如父的深刻含义。除了那该死的爱情以外,他还有养家糊口的责任。

  方家围子很是气派。高耸的门楼,有点夸张了的飞檐翘角就跟县里的衙门有的一比。四面防火墙,门楼前的石狮和拴马桩体现了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。这些让这个一贫如洗为填饱肚皮而发愁的小木匠,从一踏进方家大院,就始终忐忑着,处处小心着,尽量不与四少奶奶碰面。他以最快的速度,同时也是最粗劣的手艺给方家老太爷打造了一口很笨重的棺材。目的只有一个,尽快离开方家,免生是非。

  然而,事与愿违。方老太爷看了梁大成为他打造的寿材之后,简直是赞不绝口!这口笨重的棺材即体现了一种端庄古朴,又显得非常大气,正合他意。小伙子年轻、有气力,不偷奸耍滑,为人真诚。他有心为他那不争气的小儿子方老四物色一户这样的人家,去守护杨家堡陪嫁过来的下坝碾坊。他当即问梁大成愿不愿意,小伙子却回答说要征求一下母亲的意见。方老太爷一听,觉得此人更是可靠。

  可想而知,第二天梁大成便领着母亲和弟弟们住进了下坝碾坊,才不至于在葛根和野菜全被挖完的饥馑年月成为饿殍。

  方老四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三个哥哥皆在外地做官,都希望他能过得好,钱财上的照顾那是肯定的,他也都拿来买了更多的田地。有的偏坡荒地种上桐油树,有的是茶窠,表面上的日子过得很是不错。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根本就不是个男人。到了晚上,他只配睡在床榻上,对着不可方物的人儿叹息。他觉得有愧于她,所以最近两年来,他对四少奶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言听计从,尽量使她高兴。

  特别是最近,四少奶奶总要他陪着去下坝碾坊,还要去看桐坡和茶窠。她对那个瞎了一只眼睛的中年妇女和那三个小孩也太好了,还不时的拿些腊肉和酸鱼相送。最可气的,是她看那帅气小伙的眼神,简直就是火辣辣赤裸裸的感情流露。方老四有种预感,可能要发生点什么了……

  就在捡了桐油籽、油茶籽的时候,方老太爷驾鹤归西了,要大办七七四十九天。梁大成是必须要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的,每天在方家大院里忙里忙外,为的是报答方老太爷的收留之恩。

  也许是十二天,也许是二十天以后。所有人都被折磨得晕头转向,最难受的当然是方家的四个儿子了,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,使他们一沾上板凳便打起瞌睡来。

  此时,最活跃的是四少奶奶了。她终于摆脱了方老四那种监督与不信任的目光,找了个适当的机会,偷偷地跟梁大成说上了几句悄悄话。

  她问他心里面还有她吗?

  他无语!

  她又问他那条花手绢还在吗?

  他说扔掉了。

  她说再另外给他一条。

  ……

  她把他引到他为她倾注了全部心血打造的雕花大床边……

  幸福和快乐总是短暂的。十几二十天的缠绵在他们眼里过得太快了。

  此时的方老四那是度日如年了,被折磨得骨头都快要散了架,他不知道是如何熬过来的。等方老太爷上山安葬完毕后,他在家里足足躺了二个月都还没调息过来。方老四勉强能下床走动时,四少奶奶便要他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再到四处走走,换换环境,避一避办完丧事后的晦气。与其说是建议还不如说是自主,让梁大成在碾坊的旁边新修一栋三柱四挂的小木屋。方老四哪有不同意的理由,只好一切随她。

  桃花盛开的时节,也正是春水泛滥的时候。碾坊旁边新修的小木屋,迎来了它的新主人方老四与四少奶奶的第一次入住。就在晚上,上演了一出五彩斑斓的大戏。在碾坊内一处又窄又小的旮旯里的稻草窠里面,方老四亲自捉住了这一对男女。当柔弱的方老四疯了似的拼了命的拉住梁大成时,四少奶奶也就顾不上穿衣服,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,狠狠地砸在四少爷的手臂上……

  梁大成抱着衣裤跑上了对面的山觜……

  方老四扬言要杀了梁大成全家,但经不住四少奶奶那梨花带雨般要死要活的哭闹,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,只好对着半瞎的中年妇人放出狠话,要她转告儿子,让他自己看着办!

  凭方家与杨家的势力,梁大成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在梁家寨待下去了,做脚夫去花垣挑盐的路途中,因酷暑难耐,在扁朝坡脚下的凉水井,喝下太多冷水得了"水腹胀"不久后暴毙。

  方老四也因为觉得自己太窝囊了,在日本人占领常德,攻下沅陵的那一年,主动请缨去了前线参加抗日战争,终于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,于次年战死于江西九江。方老四的遗物和抚恤金在快要过年的时候送到了马湖寨……

  四少奶奶坐在雕刻着"龙凤呈祥"的梳妆台前,痴痴地望着镜面里姣好而带着憔悴的面容,直至视线模糊……

  ( 全文完)

(稿源:湘西网-团结报)
(作者:梁万忠)
(编辑:杨思思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
湘西名作

文史湘西

征文频道

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