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首页
头条轮换
湘西民俗
文史湘西
湘西文产
湘西名作
书法湘西
绘画湘西
诗韵湘西
征文频道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人文频道 > 湘西名作 > 童洲山(一)
童洲山(一)
http://www.tjxzzs.com 时间:2019-05-13 10:20:3 湘西网

夏天的河滩是孩子们的游乐场。

  文/图 叶德堡

  从龙山县苗儿滩镇捞车河出发,走两河口绕道新生学堂堡,不到两公里光景便是家门前的童洲山。

  童洲山位于龙山县苗儿滩镇叶家寨。山像一只千年古龟,头毫无顾忌地扎进水底,用厚重的双臂和伟岸的身躯毅然将迎面奔腾下泻的激流劈成两半,于是便有了镌刻在家乡人心中的大河与小河。这名不见经传的山与水的不离不弃、相亲相伴、环绕厮守,编织和演绎了无数的童年故事与传奇。

  童洲山是外公对这座山的称呼,据说也是祖辈们对这座山的称呼。现在,这里常被称为“洲山”。为此,外公常自言自语地叹道:“就一个字,怎么讲省了就省了呢,能影响么子呢?”儿时没有悟道,只当是外公改不了文绉绉的习惯,没敢多嘴,时间长了也就淡然起来。时过境迁,工作后听老人说祖祖辈辈都称这山为童洲山。虽不清楚含义,但也明白了外公话里的遗憾。于是,我也习惯称呼这山为“童洲山”。

  千百年来,不管世事变迁,称谓为何,童洲山里数以千计的植物,享受了阳光般的公平正义,不被种植、抚育,也不会被收获和利用,在河滩之上,山林之间,竞相争辉,自由生长。

  芦苇是童洲山的“大家族”,占了这儿八成土地,家乡人管它们叫“芦芭茅”。童洲山的芦苇远不能与湖域的芦苇作比。湖域的芦苇如林中乔木,茎秆笔直、仰天长啸,可躲藏故事、酝酿战争,还可开发利用。而这里的芦苇如林中灌木,恭俭温良、相互依靠、结伴成型,仅供观赏。至于锦帷绣幔、婀娜多姿、妩媚动人,这是题外话。

  由于土地贫瘠,芦苇和芦苇间生长的植物如同营养匮乏的孩子,生长的节奏十分缓慢。不过,缓慢的节奏给周边村寨的药师带来了无尽的便利。严冬,花草从远处的大山里销声匿迹了,药师们还能在童洲山收获些许惊喜。这小小的惊喜里往往还蕴藏着贫困群众的福音。

  童洲山最热闹的要数夏天了。夏天,童洲山仿佛拉开了一张绿色的大地毯,芦苇也托起高高的苇花,如同悬挂的彩旗,齐刷刷地注视着天空。在阳光白云的陪伴下,离群的大黄蜂和灰色的大蝴蝶在苇花间嬉戏。大蝴蝶灰色的翅膀上装饰着绿色小圆环,长长的紫灰色触手高傲笨拙的舞弄着。如果伸手去碰,它们只是静静地看着你,到了眼前才缓缓起飞,三五成群,低速离去。如果放飞思绪,仿佛置身草原,万马奔腾,高昂着头的苇花,如仰天长鸣的雄鸡;又如五彩缤纷的节日气氛里,舒心惬意。

  夏天的童洲山,还是孩子们乐园。这里的沙子、花草都是孩子的玩具,蜻蜓、小鸟都是他们的玩伴。称得上“玩”童洲山。

  天气晴好,更是玩耍的好时机。草草吃了过早饭趟过小河,孩子们开始了一天的游戏:捉迷藏、打枪战、筑燕巢、采野花、吃野果、躺热烘烘的沙砾,玩得不亦乐乎。累了,仰卧于地;渴了,跑去嘬一口小河水;热了,去水里扑通一下,再到湖沙里打个翻滚,全身粘满沙字,一切幸福满足。特别有趣的是,孩子们相互追逐时,前面有几十只芭茅雀在“带路”,吵个不停;头顶上有一大片蜻蜓跟随,驱赶不散;偶尔,还有黑色的鹌鹑从身旁窜过,白鹭从上空掠过……

  游戏中,小朋友玩得最多、最起劲的还是要数用剥芦苇做编织。鲜嫩且散发着馨香的芦苇掰成两半,做成马匹、小手枪、圆饼、小篮子……玩够了扔掉,再去剥再做,循环往复不知疲倦,直到太阳下山,被家长唤回家。一个盛夏,小家伙们都变成了“雷公”,浑身黝黑,蜕皮也是常事。

(稿源:湘西网-团结报)
(作者:叶德堡)
(编辑:杨思思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
湘西名作

文史湘西

征文频道

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